大公產品

首頁 > 藝文 > 正文

?柏林漫言/柏林的家鄉麵/小 雪

時間:2019-06-29 03:03:06來源:大公報

  早就聽說有位德國的四川女婿開了間四川麵館,總算有機會去安慰一下我那思鄉的胃了。

  那個周一上午,我一分不差地在開門時間十一點出現在店裏。我這才看清楚這個不大的店面竟然用了很多關於熊貓的裝飾。菜單上有熊貓海報,水杯、鹽罐、辣椒罐都是熊貓的模樣。來自四川的美食,當然要讓四川的大熊貓代言咯!

  菜單上是麵食為主,在國內常見的牛肉麵、炸醬麵、酸菜肉絲麵都是推薦菜式。也許是考慮到不吃辣的德國人,菜單上還有特意標註了「不辣」的香菇燉雞麵。除了麵食,還有一看名字就很正宗的「紅油抄手」。是的,在川渝地區,人們把餛飩叫作抄手。有的人也說,小個的叫餛飩,大個的叫抄手。不管怎樣,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嘗一嘗了。

  「你好,我要這個五號,炸醬麵。」我用不大熟練的德語一邊說一邊指著菜單比劃著「五」。

  「請問您要微辣、中辣還是特辣?」面前這位戴眼鏡的德國人一口不算流利卻足以嚇我一跳的中文問我。

  「特辣吧,我是重慶人。」立刻轉成中文,我回答也很乾脆。

  不一會兒麵端上來,從「賣相」上來看,幾乎和在川渝吃到的炸醬麵差不多。我正要高高興興地準備動筷子,發現碗麵的邊上有一勺子鮮紅色的生椒。這個生椒在柏林的越南餐館經常可以看到,通常我會放一點點在一種叫做Pho的湯麵裏泡幾秒鐘,整碗湯麵都會非常的辣,然後我便會立刻把它撈起來扔掉。

  我想起了十分鐘前我信心十足地點「特辣」的場景。這不是我們四川的油辣椒,可不可以算是作弊?我悄悄地想,然後用勺子把這坨生椒幾乎全部舀出來放在一邊。用現在的流行語來說,我這叫「秒慫」,也就是立馬認輸的意思。

  不用擔心超級變態辣的生椒,這碗炸醬麵我吃得很開心,思鄉病好了一大半。我這才有機會抬起頭四周看看,發現周圍已經擠滿了人,排隊點餐的,等著上菜的,到處排隊找座位的,都是高高大大的德國人。

  看著他們,我覺得很有意思,怎麼感覺德國人進了四川麵館就變成了四川人,而餐館裏開始賣四川麵條,這擠擠鬧鬧的樣子也像極回到了國內。而那些一邊吃辣椒一邊擦汗的人們,滿臉通紅的樣子已經完全顛覆了德國人在我心中一直都很高冷的模樣。

  我身邊的兩位顯然是德國人當中能吃辣的佼佼者,他們吃完麵,還一口不剩地把碗裏的醬汁全拿勺子舀來吃了。我朝他們笑了笑,他們一邊擦嘴一邊說:「太好吃了!」

  食物真的是個好東西,跨越時間和地域,跨越國籍和語言,讓身在異鄉的人們,在哪裏都找得到家。

最新要聞

最新要聞

最受歡迎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软件